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飞鱼老大的果园

创建我们的巴学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  

2009-08-14 08:06:16|  分类: 闲侃云南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本来这一篇打算写三个内容。第一个想写写“黑白双煞”的故事,由于爬虫mm对此二位的偏爱,我决定成全她;第三个本想写写WG的故事,可是考虑到今后工作中诸多可能存在的牵扯,还是忍痛放弃。因此,在这一篇里,只写一个人,那是此前许多只在书中所见的言行的集合,不把他好好记下来,“还真对不起咱这枝笔”!(此句可用大宝广告中的语气来读。)

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我是分界线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再访云南——旅伴篇 - 飞鱼老大 - 飞鱼老大的果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某男的故事

某男小档案:

中文名:有人说过几次,可实在没记住

英文名:TianShi(用拼音读即可,对应的汉字可以读完本文后自己琢磨)

别名:狗不理

性别:男(看官:这不是废话吗?!鱼儿弱弱地分辩:碰上此人就头晕,sorry!)

年龄:五十应有余,六十尚不足

喜欢的颜色:红、蓝、黑(衣同其人,很狂很张扬)

口头禅:“有几远走几远”;“一辈子没见过地震,我就要住在楚雄感受一下”(强烈支持汶川同胞给予此人任何形式的谴责)

喜欢的事:喝酒,发号施令……(省略的内容文中有重点描述,请往下看)

认识某男,已有些年头。

那年鱼儿还是个师范的学生,有一回道某小学去见习。破破烂烂的教学楼,凸凹不平的操场,满脸沧桑的老师,心中不觉凄然。彼时某男在那群老师里显得还是比较突出的,皱纹少点儿,头发多点儿,嗓门儿亮点儿的他自我感觉良好得简直就是一“再世潘安”了。不过,当时出于对前辈的崇敬,我们对这批老师都没有过多接触,这也是时至今日我依然深感庆幸的事。

后来又见过某男几次。每次都在人群中,只感觉此人,话一次比一次多,嗓门一次比一次大,派头一次比一次足。到后来,我简直弄不清这是一庸庸碌碌的小学男老师呢,还是一德高望重的上级领导,于是,避之唯恐不及。

这次去旅行,碰到这么一位“同伴”,还真是又可气又可笑:气的是他做的那桩桩件件,说的那字字句句;笑的是每次旅途无聊时,就有同伴们拿此人出来“数落”一阵,倒也让这漫漫长路不至过于乏味。

此人,每逢吃饭必喝酒,无一次不漫长;每逢集合必发言,无一次不张狂;每逢讨论必插嘴,无一次入正题……

平心而论,某男这些人前举动都算不得什么大的劣迹,但有一次,一个很偶然的机会,一个很凑巧的角度,我们看到了某男的另一副嘴脸。

那是在大理,我们都去一处所谓的白族民居看歌舞表演。因为到得晚,我和同行的GMM,RMM一块儿坐在大厅的一侧。当我们的视线穿过整个大厅的时候,我们能看到大厅另一侧有一幅兰花布帘。每次节目开始,表演的姑娘小伙子们便会从帘内出来,跳着唱着走上舞台;每次演完,他们也会在这里从我们的视野消失。

说实话,看过“印象丽江”后,对这种只重形式,没有精神内涵的民族歌舞表演真没有太多兴趣。于是我们仨便在表演过程中东张西望,打发时间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眼尖的GMM突然拉了我一把,说:“快看!那个TianShi在干嘛?”

我和RMM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才发现那幅布帘不知何时被掀起来了,就像是一座被拉开了帷幕的舞台,只不过其中的男主居然是那个某男!

我们看过去的时候,他正打开双臂,要搂抱身前“金花”打扮的白族女孩。女孩面上戴着墨镜,好像就是马上要出场的节目的主角。她左躲右闪,避开某男的“禄山之爪”。某男并没有收敛,又毫不客气地贴了上去,只见他改“抱”为“掐”,将两手化作双钳,在那姑娘的左右臂上,肩背上,连碰数下。那姑娘连蹦带跳地在布帘后狭小的空间里窜来窜去地躲闪,狼狈极了。终于另外几个表演的姑娘小伙子发现了,便一齐将某男从帘后推了出来,暴露在光天化日,众目睽睽之下。

此时的某男,头发凌乱,通面赤红,瞪着那双“死鱼眼”,挺着啤酒肚,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,踱着步子离开了大厅。

“这人怎么这样?!”连一向温和的RMM也不禁发出责问。

“这还不是原形毕露嘛!”GMM讽刺道。

“唉,真后悔啊!我们刚才只顾着目瞪口呆地看,没想到拿相机把他的丑态照下来!”鱼儿也愤愤地说。

到此时,我们对某男的表现又多了新的认识,那就是某男看表演——很黄很下流。

从那一天起,我们每个人对某男都是“有多远就闪多远”,羞于与他为伍。这样的旅伴,给我们这次云南行平添了许多别样的情绪。唉,不要也罢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